※本文為自由象限【二月下半常駐活動──最初boss】的活動作品

 

仓促的脚步声,扰乱了大厅寂静,污浊的回音在昏暗中涟漪。
『王之守卫者』蒙卡推开木门,闯入大厅。
他刚毅的脸上沾满血迹,刚被斩落的右臂兀自滴洒鲜血,本该浮亮的墨金盔甲此时残破肮脏。
但他的目光并未动摇。
他踩着稳定的步伐,到空无一物的大厅中央。
那座由龙火熔炼陨星而成的王座前。
「吾王,属下抵挡不了,他们来了,村人派出的讨伐者。 」
『哀怜之王』格里斯贝恩. 波洛斯. 布罗特萨奥格端坐于王位之上,缓缓地,抬起眼。
那双鲜红眼瞳在昏黄火光中闪烁。
抛向守卫者的目光并没有对于手下失职的责备或愤怒,而是隐约透出截然不同的情绪。
一分嘉奖、一分怜悯、一分慰勉。
以及七分渴望纵情一战的欣喜。
『魔王』并不多言,仅仅,六字。
「很好,让他们来。 」
讨伐者破门而入时,魔王仍然坐在王座上。
负责守护的盾骑士、负责击杀的斧战士、负责截后的长剑士、负责追击的弓箭手、负责干扰的魔法师、负责支持的祈祷士。
六人,不多不少,最稳健的配置。
尽管身上有些许伤口、护具稍微破损,但他们基本并无大碍,魔王的手下并没有造成多少有效的损伤。
讨伐者依然紧握兵器。
目光坚定、斗志如火。
魔王非常满意。
  他站起身,步下王座。
那张由龙火陨星制成的王座开始慢慢消散,消散而成的黑雾飘向魔王的手心,最终,交错成一柄剑。
剑身乌黑,闪烁微光,比人身还长,而魔王竟单手举起。
『斩裂剑』提尔锋。
讨伐者六人目光不敢丝毫懈怠,牢牢抓着魔王与他的佩剑。
双方对峙,似是审视、又似试探。
最后,魔王面露微笑。
「怎麽? 你们不是来讨伐我的吗? 」
仅仅一句话,便打消了讨伐者们一切踌躇。
热血上涌,力量翻腾。
斧战士首先发难。
他一声大喝,举起战斧,朝魔王大步而来。
「很好! 就是这样! 」
魔王踪声大笑,举起巨剑,接下了斧战士的斧锋。
「紫若,帮我! 」
魔法师闻声立刻举起魔杖,高声歌唱。
「圣洁之人哪,苏醒吧! 以凯洛那首席魔法师紫若之名召唤汝等,天星圣光. 灿王的箭雨! 」
光芒凝聚于魔杖顶端,随后,如同落雨一般的光之箭朝魔王不断袭来。
「光辉魔法吗? 不错,不错啊! 」
魔王露齿而笑,旋即举起手掌。
「窝藏于漆黑深处的精灵啊,我以哀怜之王权者之名命令你们,聚集吧! 罪恶. 渊界! 」
纯粹的黑自石缝中流泻而出,那稀疏的光箭群转瞬间就被吞没。
但是在光芒完全消散后,却有两人从中一跃而出。
盾骑士和长剑士!
从斧战士突击、魔法师佯攻,再到盾剑二人直取要害,四人配合默契无间,这明显不是临时起心动念所能发展的战术。
果然,这支队伍能抵达这里,绝非侥幸!
盾剑两人一同高叫,手上剑锋斩落。
『终局龙飞翔』! 『候鸟. 落花还巢”!
  配合得相當完美,的確相當完美。
  但只是『完美』,並不夠。
  因為他們面對的,是魔王
  哀憐之王!
  魔王倒轉被斧戰士壓制的劍柄,用極度不合理的姿勢將巨劍從地面硬是拔起。
  劍鋒與石板擦出火花,在大廳的地板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
  你們對我毫無保留,這樣很好。
  既然如此,我也必須,回以敬意——
  『逆行上天.流星』(Meteor Light)!
  魔王一劍轟在盾騎士匆忙舉起的巨盾上,持盾者被一劍擊飛,連人帶盾飛越大廳,直到撞上對面的牆壁才停下。
  然而,長劍士手中沒有盾。
  即使多數力道被盾騎士卸下,魔王的劍鋒仍然毫不留情,長劍士腹部的護甲應聲碎裂,鮮血從他胸腹間噴濺而出。
  「先拿一個!」
  魔王舉起手,純黑聚集,朝長劍士抓去。
  但手臂卻在半途,偏離軌道。
  那支箭矢雖然無法貫穿他的手臂,卻將衣服劃破,割出一道不淺的傷口。
  「誰會讓你,碰我們的同伴!」弓箭手高叫,第二支箭早已搭上。
  「依殘響大夜神之契約、以我凱洛那首席魔法師紫若之名,召喚天風的精靈!助我一臂吧,天月風穗!」
  魔法師的歌聲已經跟上,那根箭矢被加速到匪夷所思的速度,直取魔王脖頸。
  魔王迅速側頭,堪堪避過。
  此刻的魔王,終於,不得不避!
  「隱匿於暗夜之下的惡魔啊,我以波洛斯血脈之名要求你們,作亂吧!夜魔的咆哮!」
  魔王的詠唱一瞬間就完成,在避過箭矢的瞬間就立刻朝魔法師和弓箭手還了一招。
  「我來處理,冰雨,你繼續攻擊!」魔法師大聲說。
  「那還用得著妳說嗎!」
  「忠實之人啊,奮起吧!以凱洛那首席魔法師紫若之名召喚汝等,千城統合.耀王的聖盾!」
  輝光和極黑相碰,劇烈的衝擊在大廳中央爆發。
  隨後,箭矢突穿力量的奔流,直取魔王。
  『萬千飛鷹舞踏』!
  魔法師和弓箭手一攻一守,完美應對了魔王的回擊。
  「你們果然很厲害!」
  魔王的心情雀躍無比,舉起漆黑之劍,用力一揮,將如同飛鷹而來的連環飛箭盡數斬落。
  「我在這裡,魔王!」
  喘息之間,伴隨大聲嚎叫,斧戰士已經重新襲來。
  而且這回並不是突襲,而是經過同伴爭取時間、完美準備後的一擊。
  作為這支隊伍的進攻核心,負責擊殺敵人的一擊。
  『擊墜邪龍之星』(Dragon Breaker)!
  屠龍一擊是威力強大卻速度緩慢的招式,必須要有隊友在一旁配合才能發揮最大功效。
  在這樣稍嫌倉促、沒有隊友支援的情況下擊出這招並不明智,但此時此刻,斧戰士已經沒有其他方法。
  因此,魔王能夠避開巨斧的籠罩。
  但是,儘管如此,斧頭依然劃過魔王的身體。
  鮮血噴湧。
  這是長年來第一次,魔王受到如此損傷。
  而這也是長年來第一次,魔王心情如此激昂。
  純黑,越發濃烈。
  自石縫中滲出的黑染髒燭火,如同成千上萬獠牙一般朝斧戰士傾倒。
  如同吶喊,如同哭號。
  『天骸』!
  「魯哥,退後!」
  獠牙四散。
  黑霧中,高舉盾牌的盾劍士屹立不搖。
  他的雙眼,鬥志前所未見的旺盛。
  「很好,很好!」魔王欣喜若狂。
  漆黑的獠牙再次聚集,比剛才更加濃烈、更加尖銳。
  震耳欲聾的哭號聲轟擊整個大廳。
  『天骸.報喪女妖』!
  盾騎士繃緊肌肉、挺直背脊,用手上的盾,接下魔王的牙。
  「休想,越過我!」
  然後,他向前邁步。
  頂著漫天漆黑,向前邁步。
  一步,切風。
  二步,斷月。
  盾騎士咬緊牙根。
  同伴就在身後,無論如何,絕對不能退。

  一步也不能退!

  不由自主地,嘴裡流洩咆哮。
  「喔喔喔喔喔喔———————」
  於是,他踏下第三步。
  三步,破神。
  『破神式』!
  純黑被擊碎,火光再次被點亮。
  魔王難以置信,闊別多年的熱血沸騰。
  然後,純黑的殘骸中傳來笑聲。
  「哈哈,做得好,大天!小悅,幫他補補!」
  長劍士從中躍出。
  剛才魔王劍鋒在他胸腹間造成的傷口消失無蹤,他毫髮無傷。
  劍尖,直指。
  魔王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長劍士能恢復得那麼快。
  接著,他在餘光之中,瞥見長劍士的身後有一道純白的人影。
  原來如此,祈禱士嗎……
  「接好了,魔王!」
  長劍士高喊。
  他手中的那柄劍,似乎,正在燃燒。
  『燃野修羅』!
  魔王反射性地舉起斬裂劍,燃燒之劍和漆黑之劍相交,轟鳴響徹。
  如果純論比拼力氣,長劍士絕對不是魔王的對手,只要魔王這一劍硬是斬下,肯定能將他逼退。
  「下去吧——」
但剑锋上的阻力却突然消失,魔王瞠大双眼。
长剑士竟然在半空中旋身。
剑锋再次点燃,朝魔王胸口飞舞。
  『天崩羅剎』!
如果他们的对手不是魔王,这一剑已经足够刺穿他的胸膛。
  但偏偏,他是魔王。
纯黑在他的身躯上缠绕,像盔甲一样将他包裹起来,只留下鲜红的双眼在漆黑中闪烁。
只要留着那个祈祷士,不管再怎么攻击其他人都没有用。
她才是这支队伍的核心。
要破讨伐者,得先杀祈祷士!
魔王拔足狂奔,那柄同样被漆黑覆盖的长剑拖在身后,宛如恶鬼的尾巴。
长剑士立刻看穿他的心思,然后立刻高喊。
「他要攻击小悦! 冰雨、紫若、阿禅! 」
『一式. 明星箴言』!
「忠实之人啊,奋起吧! 以凯洛那首席魔法师紫若之名召唤汝等,千城统合. 耀王的圣盾! 」
『彼夜闪烁之城』!
但是拦不住。
即使弓箭手、魔法师、盾骑士三人倾注全部的力气,都拦不住魔王。
那个漆黑的身影仍然在往前,一步一步的,往前。
那个姿态,无比眼熟。
「不会吧……」盾骑士首先失声。
六人无一不骇然。
但是,那的确就是令所有盾骑士无比向往的、持盾者的最高绝技。
他只不过看了一眼,就……?
魔王踏了三步,祈祷士已经触手可及。
『该隐. 破神式”!
能够加入讨伐魔王的队伍,祈祷者自然也是千挑万选的高手。
如果是寻常敌人,她也有一战之力。
但眼前这个,可是魔王,勇猛如斧战士、强大如盾骑士,也难以匹敌的魔王。
她又怎么可能——
「不要放弃! 」
弓箭手大叫,再次满弓。
三人斗志再燃。
箭矢、魔法、坚盾,再次朝漆黑的魔王轰击。
突如其来的猛势,将魔王逼退了一步。
仅仅一步。
  足矣!
白色光辉绽放,然后瞬间收束。
祈祷者松开手。
  對討伐者中最強壯的男人所賜予的祝福已經完成。
  斧戰士高舉戰斧,戰斧上纏繞光芒,照亮污濁殘破的大廳。
  『讚美聖母之星』(Hear Our Prayer)!
  魔王仰望刺眼的光芒,嘴角不自覺地露出笑容。
  這群人,毋庸置疑,是他碰上的戰士中,最強的。
  「你們真是,太棒啦!」
  他舉起手。
  純黑之劍、漆黑鎧甲,在光輝中四散,化作黑霧。
  漸濃、漸濃、漸濃。
  光芒熄滅。
  『燦然寂滅之哀憐』!
  討伐者疑惑地望著那柄黯淡的斧頭,半晌後才明白。
  明白後,背脊發麻。
  「他消除了!所有恩賜都被他消掉了!」
  「保護小悅!紫若後退!」
  「小悅,拜託了!」
  「阿鬼,快回來!」
  六人不愧是頂尖的討伐者,傾刻間就擺好架式。
  但恩賜盡失的他們,也不過是凡人之軀,根本無力招架魔王。
  魔王,展開殺戮。
  他一劍擊碎盾騎士的盾牌,將他遠遠拋出去。
  他徒手接下斧戰士的巨斧,一劍刺穿他的腹部。
  他避過弓箭手的箭矢,一腳將他踩在腳下。
  他將長劍士拍倒在地,折斷他的劍。
  「你們做得很好了。」
  魔王將斧戰士乏力的身軀放在地上。
  「那麼漫長的歲月,始終,沒有人能夠與我一戰。」
  他面帶微笑,平靜地看著四散的殘骸,和殘破的大廳。
  「謝謝你們,討伐者啊。」
  他對這六人,逼出他動用『哀憐之風』的六人,致上最高且最深的敬意。
  他們毫無疑問,是巔峰。
  「我玩得很愉快。」
  「是嗎,你很愉快呀。」
  祈禱士靜靜地開口,臉上戴著溫柔的微笑。
  魔王不解,他不明白為什麼祈禱士的身邊,仍然閃耀光芒。
  「我們也是啊,魔王,我們也玩得很愉快。」
  整個大廳,都在發光。
  不對,應該說,地板和牆壁,被刀斧箭矢破壞的痕跡,正在發出點點螢光。
  從裂縫中滲出。
  魔王環視的一圈,然後明瞭。
  那是剛才這六人的攻擊下破壞的痕跡。
  但並不是無意為之。
  斧戰士劃出的每一道溝壑、弓箭手擊出的每一根箭矢,都落在計算好的位置上。
  在螢光的牽連下,形成一幅圖騰。
  一幅覆蓋了整個大廳的魔法陣。
  魔法師高舉雙手。
  「『燦然寂滅之哀憐』不只對我們有效,對魔王本身也有效。」
  光輝漸漸聚集。
  「本來,魔王的魔法抗性強大到任何魔法都只剩一成威力的程度,必須透過逼出『燦然寂滅之哀憐』來將這層抗性完全消除。」
  祈禱士站在魔法師身後,恩賜不斷落下。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打倒魔王。」
  「什——」
  「這是千錘百鍊之後才能成就的功績,魔王啊。」
  祈禱士像是歌唱一般訴說。
  「重複試了那麼多次,這次是,第一次成功。」
  純白的光芒冉冉升起。
  「謝謝你,哀憐的魔王,我們這些日子,玩得很愉快。」
  「接下吧,魔王,這是我們六人的一切。」
  魔法師深吸一口氣,覆蓋房間的光芒越發燦爛。
  「匹敵之人哪,微笑吧!以攻略隊伍『黑色槍騎兵』之名召喚汝等!魔王墜落.昂王的裁槍!」
  光芒閃爍。
  然後,一切歸於寂靜。
  魔王仰望著耀眼的天空,心滿意足。
  也許這就是,他長年追求之物吧。
  看著魔王的身軀漸漸消散,六人心中仍然不敢相信。
  「贏了……?」
  「嗯,贏了。」
  「終於、終於……」
  「我們是第一名吧?」
  「當然啦,肯定是第一名啊。」
  六人面面相覷,眼前的一切如同幻夢。
  「贏啦!」
  「終於贏了!」
  那一日,魔王初次被擊墜。
  全世界為此獻上震天喝采。
  ※
  『哀憐之王』格里斯貝恩.波洛斯.布羅特薩奧格端坐於王位之上,緩緩地,抬起眼。
  那雙鮮紅眼瞳在昏黃火光中閃爍。
  討伐者破門而入時,魔王仍然坐在王座上。
  僅僅一人,手握嫣紅刀身。
  魔王面露微笑,步下王座。
  王座消散,黑霧聚集。
  他立於討伐者身前,手握漆黑大劍。
  「怎麼?你們不是來討伐我——」
  「對對對,來討伐你的,skip skip skip,快點skip……」
  討伐者不耐煩地搔搔頭,將手放在刀柄上,右腳望前,左腳在後,微微傾身。
  魔王高舉大劍,準備接招。
  下一刻,他的思緒便斷了。
  『居合.緋櫻柩落』。
讨伐者将刀身收回刀鞘,看着魔王身躯消散。
「妈的,又没掉。 为什么后期任务会需要二十等的王才会掉的掉落物啊? 莫名其妙,垃圾营运。 」
  【fin.】

后记

虽然看起来很认真,但恶搞成份很重。

所有招式都是从我以前的作品偷来的。
写作时听的BGM是《A Theme of ONE PUNCH MAN~正义执行~》。